半世狂生

努力成为文手的咸鱼

对纪念碑谷2的感想1

  我一开始玩纪念碑谷2时,其实我是拒绝的。毕竟第二部毁终生系列玩了那么多,我不希望纪念碑谷系列的神作形象在我心中破灭。但是当我开始玩的时候,我发现第二部不仅不差,甚至还超越了第一部。
  我花了一个晚上体验他,不是不能更快,只是不舍。从第一关的懵懂孩童,跟着自己母亲去看望世界。再到第六关与母亲的分别,再到第十四关的重逢。仔细想想,我们的一生不就是这样吗。一起,分别,最后还是重逢。

纪念碑谷2达成

与你重逢的喜悦,如跳动的音符。

在此,成长
纪念碑谷十三关达成

纪念碑谷十二关通过

即使是,做朋友也好啊,拜托了,不要再分开了啊。。。

  你终于回来b站了,但你们却再也回不去了。
  你的一问一答视频,说到有没有想合作的up主时,我多么希望你能说出他的名字。但你沉默了,过了许久吐出两个字“没有”。
  是我们造就了他们,也是我们毁了他们。
  只希望,你在梦中,会想起彼此的约定。
  “皮,接下来我们干嘛?”
  “你只要默默卖萌就好了。”

  “诶,皮,你还不找女朋友吗?”
  “不找。”

  “你这样跟着皮走,真能找到蘑菇岛吗?”
  “当然能,地球是圆的,总归能找到的。”

  “我们回家吧,皮。”

  “来,老黄我问你,皮他是不是gay。”

  “怕啥,我都还没走呢。”

  “芬达,要是你这局打赢了我,那你以后就能自己处理好自己的事了。”
  “真的吗?”
  “我就不需要时刻保护着你了。”

  …………
  每一次,你都会输给他,为什么,这一次,你赢了。

 

尾随

守护者最近被跟踪了
  根据和平使者的说法,她最近总看见有一个日本武士悄悄咪咪的跟踪守护者。这可是一件大事。审判者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激动的要抄起斧头砍人,要不是和平使者说那个日本武士好像没有恶意的话审判者真的要冲上去把那个日本武士给办了。“不要让我抓到他。”审判者闷闷的说。
  “。。。”大蛇捂住自己的嘴,防止一声喷嚏惊扰了前方不远的守护者。轻轻拨开藏身处的草木,便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一身锃亮的铠甲在太阳的光辉下发出神圣的光芒,手中的长剑快速的击打在训练草人上。让大蛇看得有些痴了。
  守护者一直训练到光辉散去之时才收剑离去。大蛇也拍拍竹甲上的土尘,几瞬便不见踪影。

幼儿园文笔,不敢打tag

如果想我的话,就点燃那根红烛吧。。。

自此,开始一段,无法终结的噩梦。
画的是自设幼年李奶奶

想要触碰黎明,只有沾满鲜血